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mliguoqing的博客

愿意与你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2013年07月27日  

2013-07-27 09:21:17|  分类: 往事如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济宁市虽然不大,但是自古以来就小有名气。尤其是水泊梁山、还有孔子、孟子两位老人家都在济宁的管辖之下,谁能不服。京杭运河从市区经过,自古就是水运码头;还有太白楼,那是诗仙李白呆过的地方,还有铁搭寺.......
我们搬到济宁,三处宿舍大院成了济宁之最。那时侯,我们的宿舍大院有十二栋双层楼房,样式就和部队大院的营房差不多。整层楼道相通,敞开式,然后是一间一间并排的八个单元房;还有四组平房,每组八排,每排平房是六个单元房。另外还有大礼堂、留守处、家属委员会;还有幼儿园、医务室、车队和修理厂等附属设施。这么大的大院在当时的济宁可以算是蝎子的粑粑--毒一份。后来周围又建了电力二处大院,运输公司等等,那是后话。那时侯,大院在市区的东郊,和农村基本上是紧密相连的。大院北边是刘庄,东边就是兴隆桥大队的菜地和水库。大院门前新修的一条公路成90度直角直通市区和火车站。这条公路可以算是济宁市当时唯一的一条公路。城里面都是大青石铺的路。
我们家被分在二组四排五号。分房的原则很简单,一是级别,二是人口。总算是安了家,有了自己的窝心里就塌实了,尤其是大人们。因为,我们大院都是家属,男人们整年在外奔波,现在叫打拼。每年就回来一次,呆上十天半个月的就又走人了。我只记得父亲先是去了青岛、后来是内蒙,又去了外蒙,贵州还有攀枝花等许多的地方。所以,父亲对于我们来说是陌生的,敬畏的,神圣的,模糊的。每年盼者他们回来,又害怕他们回来。这么一来,我这个老大就担当起了兄长和父亲的职责。在家里还是有一些威严的。
家安顿好之后,就是我们这些孩子的安顿问题了。那是59年,几月就记不清了,应该是下半年。我们这些适龄的孩子都被送进了幼儿园。开始时,非常愿意去,小朋友多,吃的又好。因为开始时,好东西 随便吃,也不分时间,想吃就吃。什么馒头、包子、糖三角,乱七八糟,随便吃。孩子们也没有自治的能力,一个个撑的小肚子圆圆的,后来就再也吃不动了。好景不长,也就是两个礼拜之后,改了,改成了一日四餐,定时定量。不过说实话,伙食还是不错的。一个月不到又改了,改成一天两顿饭,而且还要定量,不管饱了,许多孩子都饿哭了。我们这些淘气包就开始捣乱、恶作剧。往墙上乱写乱画,把阿姨的东西弄坏或藏起来,欺负年纪小的孩子,把他们弄哭.....家长们的意见也越来越大。幼儿园里枯噪、无聊的日子开始让我们厌烦。我那时已经六岁了。按现在的标准,应该已经是有非常头脑的了。那时的孩子还是比较简单,除了淘,还是淘,没有什么新意。罚站、打手板、找妈妈是常有的事,也就不在话下。好在春节前幼儿园就关门大吉了。幼儿园散了,我们就放了羊,开始了将近半年的野马生活。那时的孩子没有什么玩具,即便有也是从北京带来的小木枪、小汽车之类的东西,对于 我们这些马上就要上学的大孩子来说根本就没有吸引力。那时几个比我大一两岁的孩子有大海、德礼、大雪、小平、水林.....我们每天都到大院外的空地或水库去耍。最带劲的还是我们经常遇到刘庄或兴隆桥那些农村的孩子。双方经常开战,展开进攻,用土疙瘩互相进攻。你进我退,你退我进,互有攻守,经常打的灰头土脸的,经常是一身臭汗。有时候,还有把脑袋开瓢的时候。不过双方到时都会自动收兵,互不纠缠。这种战斗一直维系了好几年,我们也都打成了好朋友,还有的成了同学。因为后来这些农户被发展成市民了。夏天,我们就偷偷地到水库游泳,这是绝不能让大人们知道的,孩子们无师自通,很快就学会了游泳。好景不长,很快就到了要上学的年龄,很快就要去上学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