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mliguoqing的博客

愿意与你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2013年07月29日  

2013-07-29 21:24:00|  分类: 往事如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61年和62年是我印象当中最困难的岁月,到处都是挨饿的人群,到处都有饿毙的身影。我的家里也开始经常的断粮,那时的人都很能吃,因为除了粮食和野菜,基本没有别的什么营养可言。大人小孩盼过年,因为过年才可以吃上一顿白面的饺子,才能吃上一次肉。城里的人们开始成群结队地拿着口袋,扛着铁锨到农村去落红薯,(就是在农民收完红薯的地里找没有刨干净的红薯。)挖野菜。开始时挖一些马蜂菜、野苋菜、苦菜、荠菜等一些常吃的野菜。挖的人越来越多,所以到后来就连刺菜、扫帚苗、榆树叶、榆钱、槐树叶、槐花都上了饭桌,再到后来人们不得不吃起了水葫芦,吃完这些东西,拉不出屎来,人们的腿浮肿,一按一个坑。大人尤其可怜,把仅有的粮食都给了孩子们,自己吃野菜,吃一切可以吃的东西。那时候,一斤胡萝卜也能值个十元八元的。好在孩子们上学是不要钱的,一年就一元多钱的学杂费,困难的还可以免交。
为了给浮肿的人们治病,医务室给病号发一钟糠饼,就象当今的饼干,只不过是粗粮的,有很多的麸子,吃起来有些拉嗓子,但那时就是上等的点心了。我们这些半大小子就去偷这种饼干,医务室下班关门后,我们就从门上面的小窗户爬进去,因为窗户有栏杆爬不进去。门上面的小窗户非常窄,小孩的脑袋刚刚能进去,为了吃再难也能办到。小孩子还是胆小,爬进去也不敢多拿,怕被别人发现,一人分几块,打打牙祭就不错了。
我们宿舍大院的东面就是兴隆桥大队的菜园子,实在饿的不行了。晚上,我们几个半大小子就爬到采地里去,在黄瓜架下,西红柿架下一趴,摘黄瓜和西红柿吃,吃饱了在回家。
我在家里是老大,妈妈还是比较偏向我的,有吃的尽量给我多一些,因为我每天要去上学。人们饿着肚子,老师那有劲头教书,同学们怎么能塌塌实实的读书。不过大家都在尽力扮演着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。
那时侯人们的生活习惯和现在大相径庭,买肉要肥的,越肥越好,纯瘦肉反倒不受欢迎;大面瓜是人们最爱,虽然不太甜,但是管饱。城里人为了生存想尽了各种办法,我们家那时候也几乎卖完了家里所有可以卖了换吃的东西,自行车,缝纫机还有我的各种玩具。那时侯的孩子们是自由自在的,除了吃饭的问题自己不能解决外,别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太关注我们。我们每天放学回来都是自由支配,那时也没有多少作业,我们就去进行我们自己乐意干的事情。夏天,每逢雨天的次日清晨,我们都会到树林里去捡知了鬼(就是还没有蜕皮的蝉)。这个玩意儿很多,下雨后地面潮湿松软它们就爬出来上树蜕皮,刚刚蜕皮时是白色的,翅膀和身子都是白色的,还软软的,被太阳光一照就慢慢地变色,也慢慢地硬起来,可以飞了。物品,我们就是要在它们蜕皮之前捡到它。拿回家,用盐盐上,或炸或烤,又香又脆非常可口。晚上,有时候去河边抓青蛙,手电筒一打,青蛙非常老实,一动不动地任你抓,一晚上有时可以抓半口袋。我想田鸡就是那时侯流行吃起来的。放假时,我们还去很远的农村去抓蝈蝈,摸鱼。秋天,收黄豆的时候,我们去田里去抓豆虫,那时的豆虫已经快要到生命尽头了,全身黄黄的,很多,一次能找到百十条。回家后,洗干净用筷子把它翻过来,然后沾上鸡蛋或面放在油里一炸,那绝对是人间的美味。困难的生活虽然有许多的不如意,但孩子终究是孩子,糊里糊涂地就过来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